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
icon首页>> 公司动态

余世磊丨寺前茶

发布日期:2019-04-17

image.png


    正是春光烂漫时,受天通法师委托,陪演一法师带领的中国画僧班一行去寺前镇写生。


    寺前镇也是我的家乡,深为家乡而感到荣耀。此地有千重山色,万顷波光。据县志记载,宋开禧年间,有禅师于河边建寺,河得名寺前河,此地也便得名寺前镇。这里堪称佛教圣地,兰若处处,檀越众多。而产生赵朴老这样的佛教领袖,自然也在因缘之中。赵家先祖定居于此,赵朴老在此生活了十年,接受了启蒙教育。


    当天,就去拜谒赵朴老。2000年,赵朴老在京逝世,应家乡之愿,其骨灰安葬于今镇区的赵朴初文化公园。


image.png

1990年,赵朴老回到家乡,与乡亲亲切交谈。


image.png

赵朴初文化公园


    夜宿寺前庄苑,第二天一早去佛图寺。据县志记载,佛图寺为东晋高僧佛图澄所建,故成为今安庆地区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寺院。沿寺前河而上,一路菜花黄、杏花白、草木绿。茶园处处,农人们正忙着采茶。泊车步行,小路伸于竹林深处,过飞来泉、天就门,新修的佛图寺方入眼来。更有鬼斧神工的天柱塔,巍然在目。塔就在寺后,过八正桥,穿生白洞,出洞就至塔下。法师们连连赞叹此处佳境,打开画版勾画起来。


    超玲法师活泼可敬,初见面,问她上下,她说:“我这名字好记,超过年龄了。”还真一下子就记住了。辍笔休息,她到处转转,却怜满山的野茶。那些茶由于无人管理,又生于竹林中,矮小,不起眼。此时,刚刚冒出瘦细的芽尖。她是广东人,对喝茶情有独钟,便摘起这些茶叶。不一会儿,就采得一蓬新绿,放在她装画具的塑料小筐里晾晒。


image.png

画僧班的法师们合影于佛图寺天柱塔下。


    太阳西斜,超玲法师跑到佛图寺里,借得香积厨的锅,把那些茶叶炒炒,得一小把茶,捧在掌心里,欢喜给我们看。那茶虽然做工有欠精制,但有茶香扑鼻。回到寺前庄苑,超玲法师就给我泡上一杯她做的新茶。啜饮一口,满嘴甜润、清香。这也是我这个春天第一次饮新茶,茶摘于古寺,且由法师亲手制作,自然是法喜充满,相信能加持自己健康快乐。感恩超玲法师,感恩与画僧班的这份因缘!


    说起茶叶,不是瞎吹,我们家乡茶品质好,文化也极其厚重。陆羽的《茶经》中,就提到“太湖潜山”茶。宋代实行榷茶制,曾设“十三场”,即茶叶交易中心,太湖就是一场,且是十三场中交易量最大的。建国后,修建花凉亭水库,现名花亭湖。寺前镇就在湖区,特有的小气候,使寺前茶品质犹佳。赵朴老有诗:“深情细味故乡茶”、“举杯相劝太湖茶”、“吾母撮新茶”等,于故乡茶情深意长。有些遗憾的是,如此好茶,却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宣扬,外面的茶市上,很难见太湖的茶叶。


image.png


    晚上,有故人来访,送来一盒茶叶,包装上印着“××禅茶”。茶好,故人情意更深,但说实话,见到这个名字,我是有些反感的。这些年来,禅,这个字眼,委实被人叫烂了,也叫坏了。若干前,各种所谓禅茶、佛茶蜂涌而出,包括我家乡出产的所名禅茶,说好听一点,是沾点佛气,说直接一点,是借佛敛财。当年,佛在灵山拈花一笑,教外别传禅宗,何等高深的涅槃妙心,岂是尘世间随便就能说得?禅不可说,说出来就不是禅,叫上这禅茶之名,怕是离禅更远十万八千里了。茶本是好茶,而加上这个被叫坏、叫烂的名相,一如佛头着粪,只怕是糟塌了这好茶了。


image.png



    早上,与镇里王书记、张镇长谈心,也说到茶叶。目前,寺前镇种茶近2万亩,有茶厂近30个,年产茶700余吨。还有大量的茶草被邻近的潜山人收走,做成潜山茶。可惜,没有一个好的包装品牌……生活在这名相世间,一个好的名相还是需要的。忽然想到,一如参禅,剥去种种妄想,回到本元,不如就冠名寺前茶,一个多好听的名字!两层含意:一者产于寺前镇,一者产于寺院前,此茶是产于佛图寺前、廨院寺前、西云庵前……赵朴老生前也曾说过,希望家乡茶改进工艺,加大宣传。要在茶形、茶质上等技术上做些改进,形成自己的特色,这很重要。还可做些分类,绿茶可名寺前绿,或可尝试开发红茶,易于保留,可名寺前红。


    并不是什么地方的茶,都可叫这寺前茶。纷来万事不排除,得闲来饮寺前茶。茶香里,且作想象:青山之下,小寺之前,茶树几畦,逢僧一话,暖阳在山,恍若前生?这才是一碗地地道道的禅茶,那禅,不可说,不可说哟。


image.png